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後,法國如何用科技舉起環保大旗 (中)

續上篇

第二天,我們一早就包袱款款退房,因為整天的行程雖然在巴黎,但結束後,就要到高鐵車站搭車到布列塔尼的 Lorient 去。在飯店吃早餐也不得閒,因為歐風能源(Eolfi) 公司的總裁 Delsupexhe 要親自來跟我們開早餐會。而且事實上隔天我們就是要去 Eolfi 在 Groix 和 Belle-lle 兩島嶼海域的浮動式離岸風力計畫辦公室採訪,但他因為明天無法到,所以就特別希望跟我們在今天爭取機會一起吃個早餐。

他很希望我們台灣媒體能夠了解 Eolfi 提出的浮動式離岸風電計畫是唯一能解決所有離岸風機問題的解答。他們也已經在台灣佈局,負責「臺海桃園 (W1N) 離岸風力發電計畫」的開發、融資、建造與營運。尷尬的是,我們會面的時候,他們的案子還在初次審查階段,還有補件再審的機會,但我們回台灣後不久,在去年 12 月 26 號,他們的案子在環保署的初審中卻被退回,而且還是第一件被退回的風機開發案,錯失了門票。

所謂的浮動式風力發電就是把行之有年的浮動式石油天然氣開採平台跟風機拼在一起,一來可以突破空間限制,不用設置在海洋保護區、傳統漁場、跟海底管線等打架,也不會離海岸太近而造成大眾反感,而且風力發電機還可以放在風力最強的點,通常是對固定式風機來說太深以致於無法打樁入海床的那些地方。

既然那麼好,那怎麼不趕快做?因為聽起來再好的技術,也得先測試測試啊,所以我們隔天就是要到他們在法國西北海岸的測試點看看。

—–

早餐會結束,我們前往拜會巴黎 Paris EUROPLACE (巴黎歐洲金融市場協會) 的辦公室,與我們介紹 Finance For Tomorrow 計畫的正是看起來非常年輕的計劃總監 Anne。Finance For Tomorrow 是法國金融中心 (Paris Financial Center) 與 Paris EUROPLACE 合力推動的計畫,具體來說,是要在法國以及全球範圍推廣「永續金融」,讓資金流向低碳與涵容 (inclusive) 的經濟活動,積極響應巴黎氣候協定與聯合國的永續發展指標 (SDGs)。

正所謂擒賊先擒王,與其批評資本是在背後推動人類一步步破壞地球生態的元兇,不如讓資本變成改善的最大助力。根據他們估計,要達到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控制暖化不超過攝氏2度,需要 50 兆歐元。這麼龐大的數字,並無法無中生有。事實上這些錢本來就在,只是用在別處,因此需要做的是「轉移」。

Finance For Tomorrow 下設六個工作小組,但實際上最重要的就是研發跟宣傳。為了解決推廣永續金融的實際問題,需要了解公私部門協力卡關之處,需要發揮創意跟借助法國的產業實力跟巴黎的金融能量設計出能創造永續經濟正循環的方式,所以需要研發。為了讓這些措施能夠被全歐洲及全球都採納,同時提升法國的國際領頭羊形象,所以需要宣傳。

由於計畫網站上資料非常充足,甚至比當天我們造訪時問到的都還多,所以我推薦大家去逛一輪網站,然後下載他們製作的報告書來看,非常簡明,身為金融門外漢的我也可以看懂。目前,法國在綠色債券市場居全球第一,相關的配套措施如第三方認證也已經完整,這些都是 Finance For Tomorrow 在推廣時與英國倫敦競爭國際金融首都的底氣(當然還要加上英國已經脫歐)。他們表示,沒有良好監管的綠色金融很容易變成「漂綠」,也就是混水摸魚搞交易,創造減少碳排的假象,這可不是他們想見到的事情。他們強調從 15 年前就開始,協會就已經推動問責金融,所以現在 Finance for Tomorrow 做的事情是一脈相承。

而為了達到上述目標,他們説該團隊也已經開始研究區塊鏈技術,不過訪問當下沒能透露太多。

—–

下一站則是到法國外交部本部,也就是這趟行程的策劃單位,但行程才剛開始,還沒到去跟官員寒暄的時候,而是要借用外交部的空間,與一家專注於能源管理的 Energy Pool 公司代表會面,聽她簡報。Energy Pool 在巴黎沒有辦公室,所以這位代表是特地從他們位於另一大城里昂附近的能源科技園區總辦公室來見我們。

從施奈德到達爾凱再到 Energy Pool,這兩天就造訪了好幾家能源管理公司,Energy Pool 又有什麼不同呢?首先,相較於另外幾家,Energy Pool 很年輕,2009 年才創立,創辦人叫做 Olivier Baud,之前是在煉鋁廠當高管,或許正是因為這個背景,才決定創辦這家以需求端能源管理的公司。公司規模較小,只有 100 個員工,但卻分散在世界各地,從挪威到英國,從喀麥隆到南韓,總共控制 4GW 的電力。Energy Pool 的代表表示他們也與台電接洽合作,但沒透露是否已經開始。

要了解該公司的營運模式,得先知道什麼是電力需求響應(Demand Response)。簡單來說,電力公司是電力的供給端,工廠啊住家啊等都是需求端。因為電沒辦法大規模存起來,所以電力公司得實時根據需求來提升自己的供給,但是啟動機組要花時間,有時候需求暴增,像是夏天太熱開冷氣、冬天太冷開暖氣等等,都會讓需求陡升(或陡降),甚至會損害機組,讓電力公司大虧特虧。所以需求響應就是透過各種誘因來降低用電尖峰的需求,或將這些需求轉到離峰期(大家都在睡覺的時候),例如在夏天時鼓勵大家在晚上 10:30 以後洗衣服之類的,才有了所謂的尖峰電價跟離峰電價。

但要做到好的需求響應其實極為複雜,電力公司設計的方案太簡略,工廠或社區可能沒辦法配合,就算要配合也要評估,這都需要有人來整合,所以 Energy Pool 就扮演這樣一個平台,他們一方面跟電力需求端(用電大戶)談,保證替他們降下 10%-40% 的電費,提供評估、資訊系統,甚至將需求端提出的用電彈性定價再交易的運營服務。另一方面 Energy Pool 則服務電力公司,因為一來他們簽了很多需求端客戶,所以議價力就高了,加上他們協助需求端管理用電,掌握資訊,所以可以替電力公司設計出更好的動態誘因,從而降低電力公司的系統維運成本,提高需求端的滿意度。說起來平台公司都有點像,例如 Uber 的角色也是透過良好的動態定價跟系統來讓計程車、自家車、搭車乘客都能夠各取所需,而平台厲害的地方就是能從中找到大量剩餘的價值,創造多贏局面。

—–

之後,我們轉往蒙巴拿斯車站,搭高速鐵路到位於布列塔尼區的洛里昂 (Lorient)。到了已是深夜,就入住在海邊的飯店。隔天一早,我們到了 Eolfi 在洛里昂的辦公室,地點離港邊不遠。Eolfi 因為打算開發台灣海峽的離岸風力,所以取了歐風能源這個名字。成立 13 年來,Eolfi  在希臘、法國、波蘭以及美國共有 754 MW 的風場,2011 年開始推廣浮動式離岸風機,在 2016 年七月獲得在法國大西洋海域興建試驗場的機會,場址距離布列塔尼海岸 15 公里,稱為格魯瓦貝勒島( Groix Belle ile )計畫。他們預計在該場域放置 4 台Haliade 浮動式風機,每台裝置容量為 6MW,預計於 2018 年完成最終投資決策,並於 2020 年啟用示範風場。

我本來以為會出海看風機,但其實工程都還沒開始,因此只能在他們辦公室看著規劃圖想像一番,然而正如前面所說的,他們後來沒有拿到入場券,大概也只能先放棄台灣市場了吧。

—–

我們接著搭車前往布里昂 (Bréhan),這是一個小市鎮,一路上風光明媚,綠意昂然,許多陸岸風機在遠方轉動著,我好幾次都有衝動想請司機停車,給我機會向綠野奔去,這時一個轉角,一棟外觀新穎的建築物彷彿突然從丘陵冒出,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在這個鄉間小鎮,有家立足於此的法國大型企業 Olmix 歐密斯,該集團是法國的上市公司。在公司總部門口迎接我們的就是活力十足、氣色紅潤、身材壯碩的創辦人 Hervé Balusson 以及歐密斯的多位高管。

一踏入總部建築物就不斷印入眼簾的標語「感謝海藻」,就是這家企業的核心。或許你已經聽過海藻多醣體的多種效用,包括調節免疫系統、抗病毒、抗氧化、抗腫瘤、抗病毒、抗氧化、抗腫瘤、抗菌抗發炎等等,讓海藻多醣體成為全球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重點。歐密斯正是在這個新領域位居領導地位的企業。但你可能會好奇,這跟綠能科技有什麼關係呢?

歐密斯的目標很宏大,就是要透過海藻多醣體改變人類整個飲食的現況。創辦人 Balusson 表示,現在的農業跟牧業用了太多對環境有害的殺蟲劑跟抗生素,影響了整個生態系的健全,讓海洋承受極大的壓力,也使得人類腸道內的微生態系失衡。這樣的作法不永續,回應不了人類漸趨龐大的飲食需求,Balusson 是土生土長的布列塔尼人,他認為要找到全球性問題的解法,得從在地出發,在了解海藻多醣體的效用之後,他建立了內部的研發團隊,同時與大學等研究機構合作,逐步推出各種以天然海藻萃取出的多醣體為主的產品,例如有的可以噴灑在農作物葉子上防真菌類跟昆蟲,有的噴灑在土壤中增加土壤中細菌的多樣性,讓好菌跟壞菌能平衡。有的用在養雞業的環境消毒上,有的加在飲水裡來減少雞隻的焦慮,有的作為飼料補充劑讓豬跟牛可以更好消化。也可以作為人類食品中天然的乳化劑跟增稠劑。

由於產品實在太多,參觀產線時也只能走馬看花。若有興趣參觀選購(XD),就自行到他們的網站上去看看吧。事實上,如果你想更深入鑽研,離總部約 20 分鐘車程,歐密斯成立的 Breizh Algae School (布列塔尼海藻學校) 提供機會給全球的研究者與農牧業者前往進修。我們當天午餐「藻飼牛排餐」就是在那吃的,我必須承認,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牛排。

歐密斯這家公司之所以讓我佩服,在於他們成功串連起當地其他產業,打造出了一個可規模化的循環經濟模式。歐密斯與在地農牧業者合作,推出讓人吃了安心健康的農作跟肉類品牌,相輔相成地往國際市場推銷。當地農作物跟畜牧業產生的廢棄物則由位於鄰近的洛克米內市 (Locminé) 新創公司 Liger 收集,並再利用於生質能發電。過程中產生出的沼渣則又可以讓歐密斯用來養海藻。

—–

接著,我們便是在 Balusson 與三個市鎮的市長陪同下一同前往參觀 Liger 這家生質能新創公司,途中還經過了他們自家的生質柴油加油站。沼氣發電其實並不稀奇,台灣也有不少養豬業聚落已經採用,只是規模都不大。Liger 的厲害之處是跟在地的高度嵌合。

首先,他們的沼氣發電工廠很大,離市鎮中心卻不遠,創辦人馬克.勒馬西爾(Marc Le Mercier)顯得靦腆,但又有著工程師的專業自信,他帶我們參觀 Liger 自家的汽車加氣站與工廠內外時,表示工廠的安全性深獲在地人的信任,能夠幫農牧業者處理大量的廢棄物,又可以讓拒絕核電廠的布列塔尼人用上潔淨的電、供熱給在地社區、幫政府提高稅收,還能生產肥料、生質瓦斯、生質柴油…。勒馬西爾預計 7 年內可以回收成本,由於模式穩健,才剛運轉不久,已經受邀到其他市鎮,準備開設第二、第三間工廠。

由於還要趕回巴黎,因此就在美麗的布列塔尼夕陽下,與陪了我們一整天的幾位企業老闆跟市長們告別,驅車回高鐵站。在回程中,不禁好奇從歐密斯到 Liger 的這整套布列塔尼模式在其他的地方是否能夠複製。除了多位積極的在地行動者(企業領袖、新創公司、地方政府)以外,我想最關鍵的是布列塔尼人對當地環境與農牧產品的驕傲,以及願意將維繫良好生態納入地方發展路線的正確心態吧。

(待續)

關於作者


鄭 國威

鄭 國威

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歡迎造訪我的個人臉書專頁:鄭龜煮碗麵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