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電玩展系列報導(三)/後 TV 時代,電玩實況主就是新世代的超級巨星

台北電玩展已落幕,這幾天在現場引起大騷動的不是哪位藝人或明星,反而是台灣網友最愛的實況主 angrypug ,現場聽他喊一聲 「Taiwan No. 1」 就讓許多觀眾覺得值回票價了!

IMG_7895
人氣爆棚的 angrypug,讓超多粉絲為之瘋狂,還特別準備道具來現場搶合照

是的,實況主就是這個世代的搖滾巨星!如果你還覺得納悶,答案很簡單,因為年輕人越來越不愛看電視。 So what?他們不能在網路上看一般的藝人表演,一定要看實況主嗎?今天我們就來聊聊為什麼實況主可以紅得亂七八糟,連收入都高得不像話!

電玩 + 實況,蹦出新滋味!

如果在街頭上找一位 60 歲以上的阿伯,問他什麼是「實況」,他可能會回答運動比賽或是新聞連線;但是 20 歲以下的年輕人一聽到實況,就會立刻聯想到「電玩實況」。電玩實況是這幾年拜網路速度與各種直播設備平民化的新玩意兒,內容很簡單,就是玩遊戲給別人看。

A:等一下,玩遊戲幹嘛不自己玩?看別人玩有什麼好看的?

B:那我們打籃球、打棒球幹嘛不自己打?看別人打有什麼好看的?

A:因為職業選手打比較好看啊,我們打就無聊啊。

B:那你對電玩實況還有什麼不了解的嗎?

沒錯,大家都做一樣的事,偏偏陳金鋒就可以打全壘打、陳偉殷就是可以大殺四方、Stephen Curry 就是可以飆進超遠三分球;玩遊戲也一樣,高手就是可以來個神走位、超準爆頭或是 carry 豬隊友,同時搔首弄姿還面帶微笑。因此看別人打電動,乍聽之下很奇怪,但是用體育賽事的邏輯去理解,就非常合理。

同樣的道理,有些運動就是容易受人喜歡,以球類來說,像足球、棒球、籃球、網球、高爾夫與美式足球等,觀眾人數都是以億來計算的;其他的運動雖然也很有趣,但是市場就比較小,像是排球、撞球、保齡球和羽毛球,這些運動也有自己的轉播系統,但就是人氣較少一些,更不用說巧固球、槌球、壁球(壁球真的很好玩啊)等冷門項目。

而熱門遊戲的觀眾人數多達數千萬,冷門遊戲可能連三位數都沒有。關鍵在於遊戲熱門程度跟觀賞性,跟遊戲本身好不好玩不一定直接相關。一款遊戲好不好玩是很主觀的,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但是好不好看卻可以很實際的反映在觀眾人數上。以這兩年最熱門的遊戲 LOL「英雄聯盟」為例,2015 年舉辦的 LOL 世界大賽,同時在線上觀看人數超過 800 萬人;全球最大遊戲實況平台 Twitch 公布數據顯示,台灣每月不重複訪客流量高達 450 萬,其中三分之一是在觀看 LOL ,相當於有 150 萬名觀眾固定收看 LOL 的遊戲實況。

螢幕截圖 2016-02-03 16.32.32
專攻電玩直播服務的 Twitch,右半邊是聊天室,讓實況主可以跟網友互動

這表示 LOL 很好玩嗎?不一定,因為你可能不擅長這種類型的遊戲(像筆者一樣,泣),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很多人(可能有上億)覺得看別人玩 LOL 很好看!這就足以形成一個全新的生態系,進而改變整個遊戲生態。

虛擬世界的觀眾比現實世界更真實

雖然我們一直拿電玩實況與體育賽事相比,不過遊戲實況與電視衛星轉播還是有幾個關鍵差異:

第一,觀眾人數是赤裸裸的現實,不是統計抽樣推算的結果;

第二,觀眾可以透過聊天室與實況主直接互動,甚至影響遊戲中的決策;

第三,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實況主。

以前電視台是依靠收視率來評量節目的受歡迎程度,極端的狀況來說,一場比賽可能實際上有 100 萬人在收看,但是這 100 萬人都不在收視率調查的範圍內,所以這場比賽的收視率是 0 %。在網路上就沒有這個問題,直播線上觀看人數就直接擺在那,實況主與觀眾都看得到,更重要的是,廣告商也看得到,這就影響到廣告與行銷的精準度,和廣告效益的判斷,比起虛無飄渺的電視收視率,越來越多廣告商更願意投入網路實況平台。

互動更是電視無法達成的終極差異,網路實況聊天室可以讓觀眾暢所欲言,無論要對實況主告白或是嘲諷,甚至戰兩岸、戰南北都行,有些實況主還會開放觀眾投票(透過第三方軟體抓取聊天室內容,統計投票結果),讓觀眾選擇要用哪個角色出戰,或是要玩什麼遊戲。這些直接互動,是實況主跟觀眾之間的強大連結,只要能夠創造並維持這樣的連結,觀眾就會越來越多,這就是所有實況主能成功的不二法門。

實況小故事:當兩位實況主對戰時,常會有觀眾偷偷將其中一方的資訊告知另一位實況主;或者是玩家在線上對戰時,發現對手是實況主,就一邊看對方的實況一邊打,這種行為稱為「ghost」。為了反制 ghost ,直播平台通常會預設延遲,也就是觀眾看到的畫面,通常會比遊戲中晚幾秒鐘,來避免這種情形。ghost 一旦被發現,就可能會被肉搜,並將 ID資訊公布在各大遊戲討論區,一時的「抓耙子」,終生後悔,好孩子千萬不要學!

想當實況主,再帥再強也比不過頂級嘴砲

實況火紅的程度,不只是觀眾數多,連想當實況主的人也多得跟鬼一樣。 Twitch 統計,台灣大約有一萬名以上的實況主,畢竟許多年輕人想紅、想要受關注,網路實況就成為一個快速走紅的平台,即使長相平平、身材不佳、也不會唱歌跳舞,但只要你遊戲玩得「好看」,就有機會走紅。

螢幕截圖 2016-02-03 16.41.20
這是統神直播時的截圖,左方框框內就是外型帥氣出眾(?)的亞洲統神張嘉航本人,線上同時觀看的觀眾高達 8,000 人。

台灣最知名的 LOL 實況主「亞洲統神」(挪抬以示尊敬),就是一個最佳範例。我絕對不是說統神長相平平、身材不佳,統神能走紅成為台灣最賺錢的實況主,靠的其實不是遊戲技巧,而是他的一張嘴。

一些高端玩家,在打出漂亮的 play 時,通常都是一副專注的神情,隨後可能會擺出一些帥氣的姿勢,或是冷靜的分析剛才的戰況。但是亞洲統神在自己的精彩 play 後,絕對是用一句「太神啦!」,或是「又 carry 了一場」來自爽一下。統神敢說、敢罵,重點說得、罵得夠好笑,讓觀眾喜歡看,甚至創造出統神專用的流行語,而形成龐大的「統粉」團。(統粉別戰我)

另一位台灣知名實況主魚乾說:「實況主要走紅,最需要的其實是個人風格,不是技術。尤其是像我這樣不顧形象的女生很少,大家反而喜歡看。」以前她也會開 LOL 的實況,但是常常被高端觀眾攻擊,後來乾脆不開,改玩 MinecraftGrand Theft Auto V(俠盜獵車手 V,GTAV) 這種比較不那麼重視勝負的遊戲。「 LOL 都偷偷玩,開實況壓力好大啊。」魚乾說。

魚乾去年推出 Minecraft 遊戲系列「安價生存」,獲得超大迴響。「安價」玩法是隨機選取網友留言內容當作指令,完成一些無厘頭的任務,例如拆掉自己蓋的房子、把珍貴的寶物丟進岩漿裡等,走一個實況主自虐的概念。這系列的影片每一集都獲得數千則留言,整整拍了一年才完成 10 集內容,魚乾就已經被整得不成人形,有時候連開遊戲都覺得可怕。

因此,當實況主雖然門檻很低,但要當一個好的實況主卻很難,若沒有自己的風格,通常只能灰頭土臉的放棄。

一個最常見的錯誤觀念是:「我技巧華麗,走位風騷,五路皆神,大家一定都搶著看我玩吧。」技術型的實況主不是沒有,但是要靠技術走紅必須要先有一些嚇人的稱號,例如亞服天梯第一、世界大賽冠軍等,拿出戰績才能說服人來看(系上最強就別來說嘴了),然而強者終會沒落,一代 patch 一代神,沒有跟上主流就容易被淘汰。因此高端最強者並非人氣保障,把實況當成綜藝來經營,反而是更能永續的途徑。「有梗、好笑、互動多。」魚乾說,實況主其實某種程度就像諧星,觀眾看了開心就會訂閱,好笑就會分享。許多口條好的實況主,也因此容易成為各種活動與賽事的主持或賽評,創造額外收入。

打電動可以賺錢很好,但是能養活自己嗎?

台灣最賺錢的實況主亞洲統神,憑藉高人氣與龐大粉絲愛戴,年收突破百萬新台幣,去年開始還在 LiveHouse.in 直播平台當起節目主持人,跟漂亮美眉玩遊戲,跨界拓展事業觸角,相當有一套。但跟全球最會賺錢的實況主 PewDiePie 相比就差得遠了,據富比世雜誌報導,PewDiePie 2015 年收高達 1,200 萬美金,不要說養活自己,養活全家人兩輩子都沒問題。

宅在家打電動到底怎麼賺這麼多錢?難道要像以前的天堂玩家,打寶賣帳號嗎?其實實況主收入的一大部分來自播放平台的廣告分紅, YouTube 是以點閱率計算,觀眾越多,分紅越多;Twitch 則有訂閱和直接送小費的機制,讓玩家可以支持喜愛的實況主。

PewDiePie 的 YouTube 頻道創立於 2010 年,隔年他離開大學全心投入 YouTube 事業,也就是說,他在經營一年後就發現,這件事情是可以當成職業來經營的,而且收穫會比大學文憑更多。PewDiePie 的頻道在 2 年內突破百萬人訂閱,並在 2013 年超越千萬(看看這個成長曲線),這種爆炸性的成長讓所有媒體看傻了眼。

giphy
誇張的表情與反應是 PewDiePie 受人喜歡的主因。

PewDiePie 最受人喜歡的原因是他誇張的表情與反應,尤其是在玩恐怖遊戲時的各種崩潰尖叫,讓觀眾們看得笑開懷,簡直就是宇宙大 M 者。他在接受電視專訪時說:「我就是一個讓觀眾覺得好笑、有點蠢、很容易親近的人,他們看我就像在看自己的好朋友一樣。」他的事業建立在與觀眾毫無隔閡的互動與真實反應,這種超越傳統媒體、經紀人、節目型態的連結,無疑是新時代媒體最想達成的目標,也是他能獲得天價收入的最主要原因。

且不看這種魔王級的例子,台灣知名實況主魚乾,在 YouTube 上擁有 50 萬粉絲,2014年獲得 YouTube 台灣區創意大獎,她也是從 2011 年起便開始玩 YouTube 實況。大學畢業 2 年後,她掐指一算發現,在家認真打電動比出去上班領薪水賺得還要多,才全職投入當實況主。「要養活自己,最基本的訂閱人數至少要 10 萬。」魚乾說,粉絲數不會說謊,所有實況主都是從 0 開始,一個一個加上去,初期都是緩慢而痛苦的,但只要撐過去粉絲數就會快速成長。

Twitch 官方則表示,一位實況主若能夠吸引 500 人同時在線觀看,或是有自己獨特個人風格與粉絲基礎,就可以成為官方合作夥伴,拆分廣告與訂閱利潤。換句話說,有心成為實況主的熱血青年們,不妨以 YouTube 10 萬訂閱或是 Twitch 觀看人數 500人當作一個初期目標,也可以檢驗自己究竟適不適合走這條路。

台灣是全球前五大電玩實況市場

實況主的影響力驚人,遊戲廠商最了解,發表新遊戲前如果可以讓實況主先試玩,或是請實況主直播玩遊戲的過程,都是非常強力的宣傳方式。而且不少實況主都很有良心,雖然是廠商邀請試玩,如果遊戲內容不佳,常常會直接在實況中開罵,毫不客氣。「對我們來說,實況主的體驗就代表一群使用者的感受,極具參考價值。」 Ubisoft 接受採訪時表示,請實況主參加發售前的測試,已經是他們的重要政策,不管是稱讚或抱怨,都是開發過程中的重要依據。

台灣實況市場的火熱程度,也讓人驚訝,台灣區的 Twitch 流量竟然高居全球前五名,當世界都在關注 VR 可能徹底改變遊戲生態時,電玩直播已經在改變遊戲,改變許多人的人生。從今年台北電玩展實況主受歡迎的程度,便可略窺一二,更不用說在國際上其他電玩大展,也會看到更多知名實況主現身與觀眾互動。

你看過電玩實況嗎?你最喜歡的又是哪位實況主呢?歡迎留言與我們分享!

封面照片來源:PanX 拍攝

關於作者


Kobe Chen

Kobe Chen

金屬搖滾樂中毒,科技狂熱份子,愛貓人士,愛妻男人,這些都是我。相信台灣不只是鬼島,相信每個人都希望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好。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