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鄭國威專欄/從台灣產業角度看華為禁令,我們該上呈「投名狀」給美國嗎?

我在之前的文章說過,華為只是美中兩隻怪獸打架過程中的連帶損失,關鍵在於怪獸國家之間對於糧食、能源、貨幣以及資訊的永恆爭奪。然而台灣雖小,其關鍵性遠超過一般路人。

想像一下,你是個轉學生或邊緣人,每天中午吃飯沒人跟你同桌,下課上廁所或打球從沒朋友揪,不免覺得孤單寂寞覺得冷,想要改變現況的你,下定決心要加入班上最受歡迎的勝利組小團體,改變自己的人生,這時候你得做些什麼呢?

如果你沒有甚麼本錢,包括真的金錢或是其他長才資質,那麼最有可能讓你接近甚至加入該小團體的途徑,就是展現出自己喜歡該小團體所喜歡的,討厭該小團體所討厭的,而其中又以後者最有效。甚至你得表現得更誇張、更露骨,才能展現出你有多麼想要跟該小團體靠攏,最終獲得加入的鑰匙。

當貿易戰成了選邊站

曾榮獲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電影《投名狀》,講的就是這件事:想當兄弟一起搶錢搶糧搶地盤?可以,先下山砍個人頭帶上來。古代人以如此激烈的非法行為作自己的保證書,來加入非法團體,一方面可以增強團體的內聚力、一方面也表達自己對組織跟領袖的忠誠。即使沒那麼非法的團體,如現在美國大學裡的兄弟會或姊妹會,有時也會透過類似的「入會儀式」來強化團體控制。

中越戰爭(圖/flickr)

國際政治上案例也多不勝數,一個公認的案例是 1979 年的中越戰爭。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場戰爭的存在,印象中從法越戰爭到後來的越戰,中共都大力支持北越,怎麼會在越戰結束後沒幾年就打起來呢?關鍵就在於美蘇對抗下,越南選了站蘇聯那邊,而中共跟蘇聯交惡,當時亟需西方的資金與技術援助,鄧小平因此決定打越南,對內立威,對外傳達明確訊息給西方國家:中國改革開放是玩真的,從此不再跟著蘇聯了,而在中越戰爭中傷亡的 27000 名中國軍與約 80000 的越軍,就是中共呈上的投名狀,而需要中共圍堵蘇聯的美國也在同一時間回禮,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

台灣該呈上投名狀給美國?

在國際現實下,台灣政府此刻的課題就是要怎麼呈上「對的」投名狀給美國?何時?要換得什麼?有幾個可能:開放美豬?購買更多的軍購?大幅採購天然氣?這些可能都是,但感覺力道還不太夠,要靠上述這些換到 FTA 甚至台美建交不太可能。戰爭以外,台灣最能表示誠意的,可能就是在科技供應鏈中「選邊站」了。

電影《投名狀》(圖/imdb)

去年華為的全球採購金額約為 670-700 億美元,美國跟台灣佔最多,各有 100 多億,日本跟韓國則各有 60-70 億。在台灣的供應鏈中,台積電又扮演最關鍵的角色,一來華為委託代工的晶片全都在台灣生產,已佔台積營收比重 8~9%,也佔華為採購額的 4%,二來,如今的台積電在美國禁令的「25%」美國技術這條線上躊躇,然而隨著授權專利的安謀停止未來授權(甚至取消已授權的專利),以及開發 IC 必備的 EDA 設計軟體停供等,都會讓台積電無法繼續出貨給華為。

動輒得咎的台積電,也因此備受討論。有論者認為,兩強對立局勢明顯,政府該督促台積電停止替華為代工,盡快選邊站隊,而不是拖延到最後兩邊不是人;也有人認為台積電反而更該保持中立,如同台灣在政治上「維持現狀」,才是避免更大損失的方法。

該不該讓台積電承受實質損失跟風險,當成投名狀遞上給美國,絕非易斷之事,就連美國自己也還不見得意見一致,然而台灣相關產業鍊的確在這場怪獸對抗中舉足輕重,上檯面只是時間問題,從政府到民眾,都要先有心理準備。

電影《投名狀》(圖/imdb)

關於作者


鄭 國威

鄭 國威

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歡迎造訪我的個人臉書專頁:鄭龜煮碗麵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