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徐正賢:我想從頭改變臺灣的運動產業 ─ 進擊的運動產業(下)|老闆學校講座

「全民運動時代,進擊的運動新創」講座的第二位講者,蓬勃運動事業的執行長徐正賢 14 歲時曾獲得兩次青少年網球排名賽冠軍,當時以為自己會成為職業球員,但他的父親堅決反對:「臺灣沒有運動家」。

「運動員能將運動技術表現得很好,但運動家能帶來遠遠不同的改變。」

於是徐正賢放棄運動這條路,成為一名工程師,進入科學園區工作。2003 年,他被外派至美國矽谷,在那裡認識年輕的臺灣網球選手盧彥勳。「那時盧彥勳 19 歲,是個世界排名兩百多的選手,但沒有經費繼續打,我幫他做兩次募款餐會。這個孩子讓我覺得,好像應該用更系統化的方法,為臺灣做更多事。」

BT5Pskc

賠了七千萬的國際表演賽

為了改變運動產業,徐正賢離開科學園區,在 2007 年成立蓬勃運動事業有限公司,以三件事為營運目標:優秀選手培育、業餘人口倍增、國際賽事舉辦。「我很驕傲的是我們還活著,還在做這三件事,雖然活得很辛苦。」

自 2011 年起,蓬勃運動事業連續兩年舉辦臺灣相當少見的國際性網球表演賽,邀請國際知名網球選手阿格西、奇沙芬、辛吉絲、伊凡尼塞維奇等人來臺打球,反應熱烈,但兩年下來虧了七千多萬。「第二年比賽都還沒打完,記者就先訪問我:『你今年虧多少?』,我說很多事情不能用錢來衡量,你們怎麼這麼膚淺啊!

他認為價值不只是帳面數字,許多球王、球后小時候就是在場邊當球童撿球時受到激勵,國際球星、比賽的價值及影響力難以用金錢估算,而這樣的表演賽也能幫助臺灣網壇與國際接軌。「比賽結束後,我收到許多表達感謝的簡訊信件,有人說自己七十多歲的祖父是阿格西的忠實粉絲,看到本尊時激動得哭了出來,非常感謝我們能把這樣的國際球星請來臺灣。」所謂「不能用錢來衡量」的事。

直到現在,徐正賢仍不覺得這兩場表演賽是失敗的經驗。他笑說,「至少我個人當作是人生的學習,誰有機會連續兩年虧損、虧了七千萬?」

從頭改變臺灣運動產業

臺灣運動家培訓困難在哪?答案是什麼都難。管理人才難找、教練人才難找(沒有養成好教練的條件)、場地難克服、營運模式匱乏、觀念和文化的建立更是難上加難。徐正賢認為,既然想改變臺灣運動產業,就得從源頭做起。

蓬勃運動事業在經營網球場(花費一千萬整修臺中中興網球場)、做運動商品的代理與經銷外;更發展網球技術訓練、運動創投與經紀,並舉辦各式相關研討會。現在,他們簽下 15-20 名運動選手,過去四年有超過二十個國家、一百多名選手來臺受訓,公司培育好的教練更外派至美國辦理暑期夏令營,徐正賢心中「將臺灣打造成全方位的亞洲網球重心」的目標算是有了不少進展。

蓬勃運動事業舉辦各式運動比賽(圖片取自網球希望工程粉絲專頁)
蓬勃運動事業舉辦各式運動比賽(圖片取自網球希望工程粉絲專頁)

徐正賢簡單比較了臺灣與中國的運動產業狀況。中國市場規模大、國民所得逐漸提高、國際賽事多、知名運動行銷公司搶進,也漸漸由政府主導轉為市場主導;臺灣市場規模則較小,不論管理、教練或整合性人才都相當缺乏,沒有國家級政策和法規,因此大家都單打獨鬥,缺乏產業鏈。

「但這些也在改變,近年來臺灣經常性運動人口數量增加、運動明星的社經地位提高,另外運動行銷的概念也開始萌芽,不然富邦不會買義大。大家都知道臺灣的運動製造沒問題,問題在於我們很會製造但做不了品牌,要如何從代工轉品牌是下一個關鍵。所以我希望重新、從頭做,建立制度和規範。」徐正賢說。

「這個產業有很多坑,創業就是把坑填起來,那些不足都是發展機會。」

Cover photo: PanX
蓬勃運動事業執行長徐正賢

建立生活文化、培養人才

運動產業需要什麼發展條件?徐正賢簡單列出幾項:生活文化、國民所得、制度、明星、團隊、場館、職業運動的概念,他說自己每一場演講都會問大家,覺得臺灣缺少哪一項。統計下來,大部分的人認為臺灣缺乏運動的生活文化,這很難靠著政策改變,而是好幾代人底蘊的養成。

徐正賢在美國見過 MIT 畢業的年輕人寫信到紅襪隊自願不支薪實習,後來成為球隊副總裁;在臺灣,清大畢業要去兄弟象上班,不去台積電,爸媽很難同意吧?「所謂的『世界頂尖』是一種比較級,當一個產業不興盛(在臺灣甚至不存在),人才很難出來,又因為成功案例少,所以很難培養運動行銷人才。不過我相信我們正在好轉,至少有企業(富邦)進來了。」

他說接下來,運動產業迫切需要的是整合性人才。「我們面對的知識、服務都是跨領域的,需要能從多角度看問題、有溝通能力的人,我會鼓勵學生多參與實習、累積人生經驗,並且把英文學好。要在這塊土地上做點事其實還是有機會,但需要垂直整合、而且心胸寬大。」

(主持人提醒:「開場自我介紹時,現場有一位喜歡運動的醫學系學生…… 」徐正賢大聲回答:「非常好!就是需要這種人!」大家都笑了)

「其實我不建議大家創業,相較其他國家、就算是其他亞洲國家,臺灣對失敗非常不友善。我用借錢付利息的方式創業是比較奇怪,但可能因為我有願景在裡面、不只是為了自己,所以大家覺得我不會跑走。」他笑,「可是換句話說你如果沒有這個決心,就不要創業。」

最後,徐正賢提到現在有資方要投資蓬勃運動事業,但條件是他得釋放 50% 的股權。「我揹債太多,可能會拿下。如果想把市場做起來,我得願意分享,這也是一種新的學習。」

 

註1:教育部體育署為發展運動服務產業,舉辦「運動服務業創新創業輔導計畫」,建立交流平台、提供輔導資源

Cover photo: PanX

關於作者


der

PanX 編輯,商學院畢業的小流氓,除了文字,最喜歡狗和吉他。非常羨慕神樂,想養一隻定春。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