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創業者,你拿到資金了,然後你該做什麼呢(下)|老闆學校講座

2016 年 05 月 23 日

在已經拿到種子輪投資的 CardinalBlue、Deepblu,以及創投代表 Mesh Ventures 的共同創辦人們分享各自經驗後,主辦單位及現場與會者提出了各種問題,希望藉由三位講者一探「拿到資金之後」的風景。

Q:使用過什麼管道接觸創投 / 團隊?

Brad:Deepblu 是高科技領域且利基市場,所以低調了大概兩年,直接非常確定我們的想法和產品可行,才開始接觸加速器和其他管道。新創要認識關鍵人物、對的團體,對我們而言就是後來接觸到 TSS(Taiwan Startup Stadium,臺灣新創競技場)。我在 TSS 還沒正式成立前曾和他們共同工作過,也包含在他們的某些計畫中,一路上我看得到 TSS 很真誠地投入資源、做整體分析。接著就是參與國際創業活動,RICETech in Asia 等等,透過這些也接觸不少國外創投。

John:矽谷容易遇到天使投資人,那裡也有很多臺灣的天使,如果你的東西國際性的、有國外市場的,去矽谷試試,他們會跟你聊一聊。另外是 AngelList,它有點像是新創的臉書,團隊可以在上面編輯介紹檔案讓大家認識你,很多創投會在上面找投資標的,也方便聯繫你。

Q:各自怎麼面對投資人 / 投資團隊 ?如何開估值?

Brad:這個題目很大,你遇到一個創投一定要看感覺、做研究。去年我參加了許多國際性的商業展覽與競賽,目的就是找尋商業機會和投資人,事前一定要有所準備,除了練習介紹自己,還得花時間研究投資人(這本來就是媒合活動,你一定能從官方資料找到名單)。就跟追女孩子一樣,你會去找她的臉書、挖她的愛情公寓帳號,面對創投,你要了解他們的投資規模、領域,至少得知道在那樣的場合該和誰講話。另外,收集完名片後要去做網絡連結(networking),雖然不一定會談到後續例如真正的投資,但試著在聊天過程中思考這個創投適不適合公司。

另外,估值很有趣。你喊出來,有人買就是這個價值,沒有人買就只是數字,你提估值是要讓對方接受,並根據市場總和用這個數字開比例,像 Google 是用地球的總人口下去算,你呢?先去了解你的市場規模。

Deepblu 的共同創辦人 Ben 說,找創投就像追女孩,弄清楚他喜歡什麼、過去都投資什麼團隊
Deepblu 的共同創辦人 Brad 比喻,找創投就像追女孩,弄清楚他喜歡什麼、過去都投資什麼團隊

John:早期天使投資人要找可以幫助你的人,有點類似顧問。一個公司想要在東南亞、日本、美國發展,但很高興說找到臺灣天使,這不是很奇怪嗎?你是不是該去未來市場找天使?他們才能幫你介紹人、找資源。以新創的角度,你要建立一個天使投資人的「投資組合(portfolio)」!

至於是不是一個好天使,看他們情緒有沒有比你穩定(現場一陣大笑)。你要去找他們投過的公司(找一兩年後的,剛被投只會說好話),去聽回饋。估值的話,我們是問加速器的隔壁團隊多少,微調一下報出去(XD)。第一次融資的時候估值大概三百萬,我不覺得估值對早期新創有非常重要,dropbox 第一次估值也很低啊,其實還好。

Ben:首先我會看這家新創想解決什麼問題?這個問題夠大嗎?每個問題都是一個機會,如果你能找到很棒的方式詮釋,這就是你的。第二是這個團隊適不適合做他們要做的事?我們會花時間去了解「人」,團隊的 CTO、CEO。有些人就算失敗 10 次,第 11 次我還是投他,我要參與他成功的門票。

對於估值,尤其是種子階段,真的就是用喊的。每個階段也都不一樣,市場改變也都會不一樣,沒有絕對性,就是你喊的價格別人願不願意給,願意給你最高的人也不一定最好,他們可能只是不知道你在幹嘛。

「願景太大不是問題,我們反而比較怕夢太小。」Mesh Ventures 的共同創辦人 Ben 說
「有些人失敗 10 次,第 11 次我還是投他。」Mesh Ventures 的共同創辦人 Ben 說

Q:拿到資金之後,第一步做什麼、為什麼?

Brad:換辦公室,但不是因為拿到錢想要享受。之前團隊 11 個人擠在一個「溫馨」的小地方,為了讓大家有更好的工作環境,並且恢復招募新人,我們需要大一點的空間。其他大部分的錢是花在招募最好的人,當然這看每家公司的屬性,Deepblu 要設計非常頂尖的產品、而且抗高壓,必須花錢和時間去找國外獵人頭、買廣告,對我們來說,人才是最重要的。

John:像我剛剛說的,CardinalBlue 的第一個投資人是矽谷創投,他們希望我們擴張,請了一個好貴的 BD、請了公關,甚至建議我們買使用者。創投花了錢,所以我們用「他們知道的方法」完成目標。不過,透過他們我也發現,原來 BD、PR 我們都可以自己做。我覺得他們是很好的投資人,只是希望 CardinalBlue 成為他們想像的樣子,但我們有自己的路,大部分新創都有自己的路。

Q:兩位創辦人拿到錢之後,是否發現錢也不能解決的問題?

Brad:錢不是萬能,沒有錢萬萬不能。後半句在描述拿到錢之前、前半句則是拿到錢之後的狀況。蠻多事情都無法用錢保證幸福快樂,例如能不能和董事會處得來,甚至我們也因為對未來規劃落差太大開除過共同創辦人。另外還有人才,有些人是面試高手、履歷完美,我們買了機票讓對方飛過來,才發現他不行,這也無法用錢解決。我覺得人很重要,尤其是早期的每個員工都會牽涉到公司文化的建立,給大家一個建議:找人找要慢慢找,開除人要快點。

John:錢買不到沒有錢的感覺。當你銀行戶頭有兩百萬美金,就不會有沒錢時的那個危機感、積極感,所以你要常提醒自己。

CardinalBlue 的共同創辦人 Ben 說,錢買不到沒有錢的感覺
CardinalBlue 的共同創辦人 John 說,錢買不到沒有錢的感覺

Q:投資人如何和投資團隊相處?

Ben:我想要他們像自己,因為遲早會被看穿的。投資團隊有好事情發生時會很高興地打給你,這很好,我們愛聽;但我們也真的需要聽壞消息,而且是第一時間。創投要協助你讓事業成功,我不知道你發生問題,要如何幫忙?我可能認識某個寫程式的高手,他跟你講 15 分鐘電話就解決問題了,創投的人脈一定比你廣,但你要讓他們知道。另外我不喜歡看到新創只告知問題卻沒有解決方法,你要花時間想清楚、拿出提案,告訴我現在該幫你什麼。

Q:如何控制募資的節奏?

Ben:我可以給大家一些標準的時程做參考,以我們的經驗,從開始募資到錢匯進公司的戶頭,最好規劃六個月;新創早期最好拿到的錢要能花兩年,不然大概在獲得投資的第 18 個月就要準備下一次募資。

John:新創的確需要一直募資,所以共同創辦人應該分工,對內及對外,才不會老是因為找錢無法進行產品與計畫。

Brad:學校裡有一種女生,她說我現在不想交男朋友、我想好好唸書,結果一陣子以後,她跟學長在一起了。新創面對創投可以是這個態度,你表現出不需要他們,但態度開放,前提是你要真的能維持生存。維持姿態、觸角張開,和所有可能性都保持聯繫。

願景太大不是問題,只要找出走到那裡的路

聊到這,主持人泛科知識活動副總監Jim問 Ben,「身為創投,你應該常聽到團隊在講願景。例如 Deepblu 說他覺得海洋值得更好的對待,PicCollage….(「我們想讓人們的生活更有趣!」John 立即機智接話),你們會害怕這種把夢做得太大的新創嗎?」

Ben 說不會。「我覺得你願景太大不是問題,只要你有譜怎麼去那裡,我們反而比較怕你願景太小。尤其臺灣的團隊,我不知道是教育還是媒體的問題,以我的經驗來說,我問一個團隊市場是什麼,他說臺灣的學校。臺灣是個只有 2,300 萬人的國家,學生有多少?我要投資這一小撮人在『某一個環節』花的錢?拜託,想大一點。你最大的障礙是想像力的限制,自己都不相信能走出臺灣,你就永遠不能走出去。If you can dream, it’s possible.」

Cover photo from 401(K) 2012@flickr, CC License

關於作者


der

PanX 編輯,商學院畢業的小流氓,除了文字,最喜歡狗和吉他。非常羨慕神樂,想養一隻定春。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