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柯文哲「又」要用平板電腦取代課本了,台灣的未來教室怎麼總是原地打轉?

根據風傳媒報導,繼取消寒假作業之後,台北市長柯文哲要求教育局草擬「校園全面無紙化」計畫,用平板電腦取代紙本,預計最快九月新學期就要試辦。事實上,2010 年五都選戰時,當時的郝龍斌市長也曾提出「未來教室」計劃,打算在北市 150 所小學發放免費 iPad 供學生上課時使用,你還記得嗎?不記得也沒關係,因為看樣子說出這句話的人也不太記得XD。老實說,每當有新的電腦科技出現,很多學校總是先買再說,彷彿買了這些「電子白板」、「電子講桌」、「電子書包」,老師的教學品質就會突然提高,學生打瞌睡的比率也會大幅降低,然後教改就成功了一半…我們都知道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從 2009 年到現在,用平板取代教科書的實驗跟倡議不曾中斷,教育部在當年開始試辦電子書包實驗教學,2012 年 10 商業週刊封面專題也同樣寫了一大篇,我還記憶猶新(因為我有受訪)。用關鍵字查一下新聞報導,發現新竹市 2012 年在青草湖國小的實驗,2013 年親子天下雜誌這篇報導,以及同年光華雜誌這篇把電子書包脈絡寫得很清楚的報導,教育部除了試辦,也補助了不少有關的研究計畫(例如這個科技導入科學學習環境( TILE )研究團隊)。社會新聞也是有的,像是這個

不諱言,比起用了幾百年的紙本教科書、不成氣候的 CD-rom 教學光碟(CD?那是啥)跟 Flash 教學小遊戲,電書機(e-reader)跟平板電腦(tablet/x-pad)的確看起來比較有機會成為未來主流:一則可以隨時更新內容,加速資料查找;二則可以節省成本(長期來看);三則可以減少紙張跟印刷耗用;四則可以呈現互動性多媒體;五則讓學生從汗牛充棟的書籍堆中解脫,所以說電子書真是,行!

然而 2011 年 5 月初發表於「電算系統中的人因研討會」(ACM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的一項研究發現,或許可以讓我們再考慮一下是不是要這麼直覺地跳上擁護電書的電子花車。華盛頓大學的Alexander Thayer等人在會議中發表了他們為期一年的研究,主題是關於學生的閱讀體驗,而結果顯示若貿然以電書機替代傳統課本,將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2009 年秋季,七所美國大學,包括華盛頓大學,展開了一項初探性計劃,將 Kindle DX(亞馬遜公司推出的大螢幕版本電書機)取代傳統教科書,想知道新的電子設備是否能滿足學生所需。在華盛頓大學,有 39 名大學生獲得 Kindle DX,再根據他們的日記跟訪談結果來判斷機器使用情形。結果,學年結束前,將近三分之二的學生放棄了 Kindle,或是根本很少用。研究者更說,持續用 Kindle DX 的人「有的人得用上紙跟電腦來補強電書機的功用,有的不再認真完成閱讀作業,還有的人連閱讀技巧都改變了,但是多半是朝不好的方向變

這份研究跟過去其他相關研究都呈現出同一個事實,那就是每個人、每個學生的閱讀方式都不同;有時候我們很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閱讀,不想被打斷;有時候我們快速瀏覽文本,只想大致了解個意思就夠;有時候我們在文本中搜尋特定主題或特定資訊,跳著找重點;有時候我們來回比較多個章節內容。我們有時做筆記、在空白處加註、將某些段落用螢光筆劃起來、把某些頁面折角、撕掉、把好幾本書同時攤開來看…或是把教科書上的圖片惡搞成漫畫然後跟同學分享…或許顯得滑稽,但這些就是我們每個人獨特的閱讀跟學習方式,而且常常混在一起使用。我們太過習慣於紙本,享受紙本帶來的益處,以致於忘記紙本有多少平板電腦現在還無法取代的功用,同時被迫習慣新設備的僵硬。

華盛頓大學的學生遇到的部份問題–像是圖表很難閱讀、不支援彩色圖示、無法在文本上寫字加註–其實還蠻容易解決,iPad 或現在的 Android 平板電腦都能應付當初這些 Kindle DX 的問題,然而在螢幕上閱讀跟在紙張上閱讀有個決定性的差別,研究者說,那就是紙本教科書能給予學生許多關於書本內容跟結構的「微妙提示(subtle cues)」,讓我們在閱讀時生成一幅實體書本的「認知地圖(cognitive map)」,研究者寫道:

當我們閱讀時,我們無意識地註記了資訊在文本中的實體位置,以及資訊跟我們自身所在位置的整體空間關係…這些心智圖像跟再現不僅僅幫助我們回憶起理念在任一文本中的位置,我們更利用認知地圖更有效率地保有跟記起文本資訊,對正在閱讀學術文本以達成特定目標的學生來說,成了有用的工具。

然而平板電腦將這些閱讀時的動覺提示都刪除,這也是為何大多數學生最後無法繼續使用 Kindle DX 的原因。研究者表示學生「沒有認知地圖可以依靠…定位資訊的過程花了更長時間,能放在其他課題上的心智能量因此減少」,最後也無法維持學生自我期許能夠達成的創作能力。電書機可以更改閱讀介面,模擬出這些線索,例如 scroll bar 跟進度條,但是很難能比得上紙本所能提供的實體動覺(kinesthetic)線索。

或許你也有過經驗,可以直接翻到課本第幾章節,這靠得是經驗、習慣、厚度、彎曲、光澤、聲音、觸感、顏色、味道…各種個人才能捕捉到的線索,而這些唯有你才感覺的到的線索就成為你在書中的分身,幫你定位,幫你記憶。不少學生都反應了這樣的狀況。如果真的希望學生用很直覺的觸控方式去跟設備互動,硬是要用 iPad 取代紙其實真的也不用學校來幫忙,孩子都很會的。

這個研究並沒有辦法推翻平板電腦的各種益處,更不是針對小學學生,但同樣值得參考。我也不認我們應該永遠使用傳統紙本課本,多年來 iPad 或 Android 平板上的教育 App 早已演化進步,許多教師費心研發課程,結合運用,已經堪為典範;這個研究提供給我們的是更深一層的思考:不要直覺地以為電子設備必然能夠完美替代紙本,尤其是在課本跟學校教育情境中,紙本的好處特別能彰顯。希望接下來台北市各學校若要採用平板電腦之前,最好能也都小規模地做個類似的研究。

若要看國外的實踐,以美國為例,看來 Chromebook 搭配 Google 教育方案是比較合理的做法,一方面,每一台 iPad 都要更新 App,量一多,是很麻煩的。而 Chromebook 或便宜的筆電可以運用雲端服務,隨時處在最新的狀態,也比較能跟實際運用場合連結,加上若要搭配從小學寫程式的風潮,有個好打的鍵盤很重要啊。(而且 Chromebook 也可以運行 Android App 囉~)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鄭 國威

鄭 國威

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歡迎造訪我的個人 Youtube 頻道:鄭龜煮碗麵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