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鄭國威專欄 / 必須終結現在的一元教育型態,沒有藉口

2015 年 07 月 31 日

不管你對課綱微調的看法是什麼,或對於一個年輕人的生命為了這件事消失有什麼意見,我相信現在沒有人心情好。

心情不好,我們可以假裝沒事,試著轉移注意力,反正終究會忘掉,但也可以想想為何心情會不好。我的心情不好,因為我認為這件事的核心不該是歷史課綱到底是大台灣意識還是大中華意識,而是為何我們得那麼在乎這件事?

暫且不論程序是否合法,是否透明,我認為那麼多人在乎課綱變更的前提是其可能帶來的影響。然而我非常好奇:影響高中生對歷史認知的因子眾多,到底各自佔多少比例呢?課綱佔多少?老師的教學方式佔多少?補習班佔多少?家庭教育跟社會教育佔多少?娛樂文本如電玩、影視、小說動漫、網站社群、新聞媒體又佔多少?我想,我們目前沒有任何資料來討論。

我不是要忽視課綱的影響,而是要強調:課綱不是教育的一切,也不是教育問題的一切。教育極為重要,教育問題十分巨大,而且極為迫切,優先順序應該排在台灣所有議題的首位。但因為這挑戰極大,無法立竿見影,我們投入的關注與資源極低,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替死屍化妝,奢望這邊微調一下,那邊修整一下,台灣教育就會活過來,那還真不如去看陰屍路比較快。

台灣的教改讓很多人聽到就怕,能夠拍胸脯有自信的說台灣教育越改越好的人我沒認識半個,加上現在政府也不會延續太久,因此現在從政治管道提出大幅度教育改革基本上是不可能也無意義的。事實上,即使換了新政府上台,教育依舊不會是優先處理項目,我們可以預期政府的作為都會是漫長且無效率的。

我同意媒體跟教育改革是必要的,但是我們不能只壓在改革上。創造新的更好的選項同樣重要,這絕非迴避或輕忽體制,而是我們必須多管齊下,圍魏救趙,才能加速改革。

泛科知識(PanSci、PunNode、MakerDIWO)的終極目標是改變知識的生態系,其中教育跟媒體扮演重要角色,也各自崩壞。這是我的終極關懷,我以前鍵盤搞社運,參與許多不同的倡議與抗爭,絕大多數失敗收場,到現在搞創業,同時經營多個垂直內容媒體與社群,略有小成。總歸來說,我希望知識真的成為改善社會的力量,知識生產需要正確性,過程要能被參與,傳播渠道需要更多元更自由,產業的成長才能脫離線性。

電視不好看,我們可以不看台灣電視,這已經是淒慘的產業現實了,但我們也有了百花齊放的新媒體,如今影響力跟觸及人數都不輸電視,營運模式也多元化,成為投資人跟資本市場看得懂的標的,這在我10年前剛剛開始寫部落格,討論草根媒體的時候,是難以想像的,當時全球也沒有幾個案例(OhMyNews是當時最火紅的)。

教育有問題,有錢人可以把孩子送出國,這也已經是現實了,但如果台灣社會只能這樣回應,那結果會比媒體產業更淒慘。修補式的改革、仰賴政府的改革,都來不及了。創業圈需要立刻提供方案,讓學生透過手機就能學到學校教育可以提供以及無法提供的。

我們需要創造更好的教學 app 讓學生學到愛不釋手,跟熱門手遊的吸引力並駕齊驅,例如 PaGamO

我們需要有更好的教育學習空間,像是 Fablab。

我們需要更多提供知識但娛樂性十足的影視內容,像是台灣吧

我們要讓均一教育平台這樣的好網站跟組織獲得更多資源做事。讓更多這樣的組織出現。

我們需要開放教科書,像是 Wikibooks

我們需要更多像泛科學故事…等等致力於知識普及的網站,在社群媒體上獲得更大傳播力道。

我們需要提供便宜、普及、但高品質的高中教育替代方案。並且用合理的誘因說服同樣陷入泥沼的台灣各大學接受這些方案。

我們需要用各種方式來重新認識歷史,例如數據新聞學。

而且我們要成功讓這些事情都變成可以永續經營的企業,因為台灣的教育問題其實是許多國家共通的問題,我們如果可以把台灣的問題解決,就能解決世界的問題。而這是具有極高價值的。教育領域的創業本來就是當今創業熱門主題之一。

我們需要改革教育政策,但不是只有這件事要做。我們可以讓課綱無效化,就如同我們可以讓印刷廠對媒體內容的控制無效化,讓大媒體編輯設定跟框架議題的能力無效化。當我們有這樣的能力,才能坐上談判桌。

尊敬的創業者朋友們,我們來做事吧。

(標題是從出版人陳穎青先生這篇熱門文章借來的)

[Photo credit: Got Credit]

關於作者


鄭 國威

鄭 國威

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歡迎造訪我的個人 Youtube 頻道:鄭龜煮碗麵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