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社交網絡為學習帶來什麼?

我們正在見證一項意義深遠的轉變:一直以來因地理環境、文化、信仰而被分隔開的人們,現在開始透過一種前所未見的方式來聯繫彼此並互助合作。數位工具和網絡是這項創意風潮的背後推手,帶來了新的合作方式和知識創作。

相較於只著重在缺點上,教育家們應該實驗一下,這些新型社交媒體如何加強學生學習。

一開始的社交網絡開始進化成為社交生產。我們見證了自我組織的團體們,透過Twitter、Facebook和Wikipedia,發起阿拉伯世界的革命風潮,並且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用英文創造最重要的參考工作。

雖然部落格、討論平台、維基和社交網絡都有創新的潛力,仍有許多反對者。而這些質疑社交媒體優點的機構中,又以教育產業為主力。但也有一些機構從社交媒體中獲益良多。

社交媒體是學習的放大器

的確,並非所有社交媒體的運用都令人讚賞,有些可能是非常麻煩,甚至令人生厭,但所有的媒體都會進化,也可能會被錯誤地使用。

書寫最早出現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做為紀錄之用。直到後來,才被用來敘述故事,立法和記錄歷史。儘管有些人將書寫用在較高尚的事情上,但仍會有人寫些宣傳活動、描寫憎恨、下流話或是八卦。

相較於只著重在缺點上,教育家們應該實驗一下,這些新型社交媒體如何加強學生學習。社交媒體讓互助合作變得可行,教育家們應該要研究,運用這些工具和網絡能夠加強學習上哪方面的社交層面?

幸運地是,一份引人注目的研究,探討社交互動的重要性,為人們帶來相當寶貴的解析。來自哈佛研究生教育學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的Richard J. Light發現,學生取得成功的最顯著因素是他們參與讀書小組的能力。研究顯示: “了解”是透過和他人互動所建構而成。這意味著我們要更著重於如何有效學習,以及社交互動。

透過綜效來學習

從進化過程源頭的東非大草原人類祖先,人類一直是社會性生物。雖然我們能夠獨自思考及創作,但當我們工作、分配職務和交換時,綜效(synergy)因而產生。除此之外,紐約大學互動電信通訊系教授Clay Shirky在Cognitive Surplus: Creativity and Generosity in a Connected Age一書中提到,

「人類生活對於團體努力的向心性,意味著任何改變團體運作功能的事物,都會對商業、政府、媒體和宗教帶來深遠的後果。」

社交媒體有改變學習方式的潛力。在動態且相互依賴的框架下,社交媒體可以改革學習模型,讓學生由訊息填鴨轉變為聰明思考。社交媒體就像是學習環境中的結締組織,不管是課堂、學校或有著共同興趣的社區,社交媒體都能夠藉由結合觀點來加強學生溝通、合作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透過分享各自的觀點,我們可以更完整地看到大概念。有了更全面的概念,我們就能改善創新的能力,並解決問題。

在1996年與Wired雜誌的訪問中,Apple前CEO Steve Jobs說,沒有多樣化的經驗和觀點,就「無法聯結各環節,最後就只剩下非常平面粗淺的解決方式,而沒有處理問題的大概念。」社交媒體讓我們暴露在各個環節之下,而學生透過教育學習,將各個環節聯接在一起。

原文:A Case for Using Social Networking for Learning

關於作者


PanX 泛科技

PanX 泛科技新聞網從科技議題著手,企圖把未來更清楚地描繪出來。從能源議題、金融科技、生物科技,到物聯網、大數據、工業4.0、自造者,都是我們專注的內容。若有任何見解歡迎向我們聯絡或投稿:contact [at]panx.asia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