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導入社會企業思維,「五倍紅寶石」要永續經營 Ruby 開發者社群

一個良好的生態系往往都是由社群所組成,供給的社群、需求的社群,環環相扣,才能產生更大的效應,建立正向回饋的發展循環。這樣的形態,在開發圈也是一樣的,台灣有許多開發者社團,其中,在去年引進了「女生也可以寫程式:Rails Girls」的 Ruby 開發者社群,可說是近來程式界最吸睛,他們正努力的想要建立 Ruby 的生態圈,PanX 有幸在他們的固定活動「Let’s Try Rails Tuesday」中採訪到了 2013 年 Ruby Conf、Rails Girls 的召集人,以及「五倍紅寶石」的創辦人鄧慕凡、高見龍,透過他們的角度,了解現在台灣的 Ruby 發展。

台灣的 Ruby on Rails 開發者社群,現在有哪些社群活動呢?

鄧:目前有從去年九月開始已經舉辦三次的 Rails Girls、每週二不定期舉辦的 Ruby Tuesday 以及大型年會 Ruby Conf。其中比較特別的就是 Rails Girls,我們只是把 Rails Girls 從國外引進,當初引進的目的也很單純,只是想要改變這個圈子的性別平衡,目前累積約 150 名學員。

高:許多人都以為 Rails Girls 像補習班一樣,但我們考慮講座學習效果不是很好,所以 Rails Girls 是採取一天半內,以一個教練對一到兩個學員,完全免費的小班教學,而且學員全部都女性;第一次剛開就有 300 多人報名 20 人的活動,這樣的結果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因此第二次就擴大辦理,錄取到 75 人。後續因為詢問度太高,所以就連續舉辦了(今年三月),其實大家都玩得很開心。

鄧:75 人已經是我們的上限了,實際上這個社群也沒有這麼多教練可以支援,教練不是單純只需要技術,同時也要有耐心、有辦法教導別人才行。但「新手是最好的教練」,有些學員因為有過過去的經歷,所以多來幾次之後就會變成教練,只是目前這個能量還需要慢慢累積。

高:第二次 Rails Girls 後,就有很多學員在問,我該怎麼繼續進修?於是我們就開辦了 Let’s Try Rails Tuesday(學員限女性,目前已經舉辦 21 次),但是這個活動就必須要讓學員負擔部分場地費用,每個人酌收 200 元場地費(編按:感謝 Maker Bar 以人頭計費的方式)。但是教練也是自費來,他們出錢又出力,實在很感激。

高:另外為了要兼顧到我們這種阿宅(編按:XD),因此在今年會開辦 Taipei.rb ,這個聚會就不限制性別的,只是新的聚會要有人、活動去推,三、四月份我們人力、時間有限,所以延宕至今,未來我們希望能把這些 Ruby 社群都放在一個場地,做分區,讓不同區域、主題的與會者可以自行走動交流,有點像 Ruby co-working space。但是場地就比較不好找。

高:第一個還是得面對教材極少中文化的問題,即使網路上風聲、報導很多,但還是得面對英文教材,所以往往 Ruby 被迫成為外語能力極好的一群……,我第一次參加聚會的時候,還在想「莫非這邊的人不是留美就是 ABC?」。

鄧:人數不夠所以才需要推廣,而我覺得人數不夠是因為「觀念」的不同,企業會覺得這個技術太新,沒有試過,也不能確定成效,寧願花比較少錢去找便宜的人,工程師沒有學過、市場上也比較少相應的職缺,需求消失了,自然沒有供給,因此就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自稱阿宅的三位召集人,左起高見龍、鄧慕凡、蘇泰安
自稱阿宅的三位召集人,左起高見龍、鄧慕凡、蘇泰安

有考慮過把這股程式力量導入商業模式,或是從事某種固定的目標,進而擴大社群的基數嗎?

高:目前 Ruby 的活動長期依靠贊助以及社群的能量,但這並不是一個很長遠的做法,因此我們成立了一個商業性公司「五倍紅寶石」(Ruby ,紅寶石之意),目的是希望能對企業做教育訓練,透過這樣的做法把 Ruby 導入企業。這其實是很冒險的,因為我們並不希望讓大家覺得我們在消費社群,或是誤解我們有圖利自己的行為。

但也不可諱言,我們人手不足,我們只有四個人,就只好去找業界的教練,但是這件事情會與社群獨立,我們以鐘點費聘請講師,目前也已經募集了十來位。之後會開始第一波課程。

「五倍紅寶石」的成立動機是?

高:其實去年有個起源,當時是我想要找員工,但台灣野生的 Ruby 開發者不是去大公司年薪百萬,就是去創業了,所以後來我就希望能找初學者、或是有興趣的人來作為學徒,從頭開始培養,沒想到只要 3 個人卻有 70 幾人報名,雖然挑人挑的很辛苦,但這件事情也讓我們開始思考:如果大家都對 Ruby 有興趣,那就一起教他們吧!於是就在輔大弄了一個為期五周(週末)的工作坊,沒想到報到率很高,學員也很踴躍,進而促成了 Rails Girls 以及後續這些想法。

鄧:我們在經營的社群過程中,看到了這個市場供不應求,國外 Ruby 的盛行程度遠遠不是台灣可以比擬的,因此許多外商都願意以百萬年薪聘請資深工程師(Ruby 只要 2 年就算是資深了,只要不要太偷懶,持續有在做一點東西)。但事實就是台灣並沒有足夠多的人才。雖然網路上風聲很多,但是真的有在用的就那些。

高:五倍紅寶石就是希望能主動打開這個市場的缺口,假設老闆需要大家換系統,但又不想要找新人,這時我們就可以幫忙教學。但是目前我們也不確定會不會獲利,如果會獲利的話,我們就會再把這些利潤,投入 Ruby 相關活動的支出,畢竟取之於社群,用之於社群。但我們還是很小心,怕會落人口實。

鄧:我們會做這樣的事情也是借鏡 Ruby 之父松本行弘,他想要推動日本 Ruby 的產業鏈,因此透過政府來推動成立 Ruby 協會,並且鼓吹政府案子交給 Ruby 開發者,這樣就把產業做了起來,所以第一步就是教育與導入。

收人頭的 Maker Bar,佛心來著(就是打廣告XD)。
收人頭的 Maker Bar,佛心來著(就是打廣告XD)。

那麼,整個團隊今年有什麼期許呢?

高:希望 Rails Girls 能繼續辦下去……(編按:女生在工程界是稀缺資源啊!XDDDDD)因為其他成員的是阿宅,隨便一點其實還好,但是 Rails Girls 希望能夠讓女生可以有自在的感覺,為了打造這個環境,我們挑學員、挑場地、挑教練,就是希望能做到自在的程式普及,真正目標還是希望讓這個圈圈變大,試著從這個社群的圈圈出發,進而推廣 Ruby!

「我們追求的是生態系的永續經營」,幾位創辦人異口同聲地說,五倍紅寶石希望透過推廣教育來擴大Ruby在台灣的需求、供給面,如果能從中獲取利潤,再投入社群來舉辦更多的活動;在採訪的過程中,可以看出經過多次活動的焠鍊、不斷與市場溝通後,五倍紅寶石已經有一個非常明確並可行的商業模式與目標,或許未來可以考慮將國外資源更大量直接的引入,透過轉介國外公司的職缺,來擴大這個產業的需求,畢竟要改善一個僵固的生態系並不容易,而當體制內的方式行不通的時候,就大膽尋求體制外的方式吧。

Rails Girls 回娘家,指導後進。
Rails Girls 回娘家,指導後進。

其實縱觀網創、新創團隊,我身為一個最接近 coder 的角色,發現「軟體正在吞噬世界」的趨勢不僅沒有衰退,還加速向前,但是新世代來了,我們的教育、體制、法規都顯然還沒有跟上,還記得新加坡要將 Coding 放進國小課綱嗎?

在這樣又著急又看不到方向的狀況之下,能看到像 Ruby 這樣的民間團體自發性的推廣技術,實在很讓人開心,你也是一個想學 Coding 卻不知從何入手的人嗎?那麼他們的課程應該很對你的胃了。

老闆學校講座國際場

《硬體創新點子出來後,然後呢?/ New idea for hardware comes up, and then?》

新創團隊或許都曾面臨相同的問題:如何面對國際市場的廣大與不同?尤其硬體創新團隊更面臨實體銷路、通路等問題。身為硬體創新小團隊,要如何在沒太多資源的情況下,以小蝦米之身對抗大廠鯨魚?然而,或許我們也看到不少國外硬體新創團隊成功走出一片天,難道國際團隊就真的比較吃香?

另一方面,自從 IoT、Maker 技術一詞大量被搬上檯面後,似乎人人都可以透過軟體、改變製造技術來硬體創新,製造出又酷又炫的產品。但卻逐漸看到各種募資失敗、無法正常出貨等新聞,最終,硬體創新只是一場夢?身為小團隊在沒有大量資本下,要如何製造原型(Prototype),快速檢驗自己的想法?從點子到實現,需要花費多少時間?當團隊成功出貨後,又要如何延續之後的銷路,將商品銷售到全世界?如何再利用第一批的顧客名單?

2017 年老闆學校講座,我們邀請到專注於 VR 領域穿戴式裝置的美國新創團隊「Machina」,跨海與臺灣快速試製團隊「美鈦國際」及工研院主導的硬體媒合平台「Tripple」(快速試製中心)分別一起談論國際新創團隊是如何突破市場的界線,操作國際市場,把商品銷售到全世界,他們是怎麼從點子到概念商品化?並找到快速試製供應商?如果你也好奇,7/20 歡迎一起來和我們聊聊《硬體創新點子出來後,然後呢?》

 

關於作者


Jim

從海地回來後,對龍蝦念念不忘;目前身為Pun集團擔任頭號吉祥物的工作,閒暇時候幫PunNode編編文章;因為常常被誤認為是具有喜感的類型而感到困擾。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