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鄭國威專欄 / 羨慕芬蘭/Nokia式裁員?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因為台灣經濟疲弱,資方壓榨勞方情形普遍,所以當友站TechNews作者與作家藍弋丰編譯了這篇BBC雜誌的報導後,迅速在網路圈瘋傳,我為文時超過11萬人點讚。我看了很多迴響,絕大多數是說「該讓台灣資方看看」或是描述「要是台灣老闆會怎麼做」,例如捲款潛逃之類的,但我覺得這裡頭顯然有些誤會。

不,我不是說這篇文章有什麼問題(我蠻信任BBC),也不是說台灣老闆該忽略這篇文章,更不是說台灣老闆不會拉下鐵門捲款潛逃…別以為我傻了,我們都知道很多案例,可能自己或親朋好友經歷過,有時政府還是幫凶。我是想說:這篇報導介紹的「芬蘭式裁員」或說「Nokia式裁員」,足以讓人嘖嘖稱道、屢屢讚嘆的不該是Nokia這家企業。因為這是一家被擊敗的企業,而且我們怎麼可以把盼望都寄託在一兩個資本家的良心上呢?我認為透過觀察Nokia的跌落跟芬蘭在歐洲及全球創業領域的崛起,更該看見的是芬蘭的文化、教育、以及政府鼓勵創新的方式。相較於這些,Nokia 給離職員工的慷慨福利其實算不上什麼。

芬蘭這幾年並不好過,由於重點工業受歐洲不景氣影響,紙業、船引擎、電梯業、紡織業等都慘澹,加上Nokia的下墜,以及社福支出超高。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芬蘭的債務曾經低到不像話,也因此在歐元區能大聲說話,但因為芬蘭國內社會福利實在太好,加上如今三分之一的求職者年齡都高於50歲,意謂著這些人都高度仰賴政府支持的健保,而且沒在工作。不過這裡我不談芬蘭的整體環境,各位可以自行找資料閱讀。我不是芬蘭專家,只想就我知道的部份來談談。讓我介紹兩個芬蘭人跟他們做的事,一位是Miki Kuusi,另一位是Tero Aaltonen。

首先,很多朋友應該都知道Slush。Slush大會自2011年起到2013,在芬蘭的赫爾辛基舉辦。從2011年的300人活動,到去年(2013)年的活動超過6000人以上參與,包括 1,200 家公司,100家 VC,以及300名以上的記者,已經名副其實是歐洲甚至全球最大的創業社群活動。Slush的主辦單位是Startup Sauna,不過其後頭還有 Startup Foundation,但創辦人都是超年輕的Miki Kuusi。

42歲的芬蘭總理 Katainen 也是去年Slush大會的開幕致詞嘉賓,他穿著「芬蘭隊」(Team Finland) 的帽T上場,然後致詞完馬上跟世界各地前來的創投,特別是遊戲類創投討論如何讓芬蘭更能吸引投資。大家都知道芬蘭的教育制度被譽為世界第一,許多年輕的工作者與網創跟遊戲一拍即合,畢竟傳統工作一去不再回。而總理 Katainen 知道讓年輕創業者能夠開展是更有意義的社會安全作為,而不是跟台灣政府一樣試圖讓最糟糕的企業鮭魚返鄉或是寄望在無力也無望改進的大型私企跟國企。「超棒的福利社會、給所有人公平的機會、以及蓬勃的企業發展,三者是可以並存的」,芬蘭總理 Katainen 這麼對華郵的記者說。

之所以要介紹 Miki,是因為他與負責國際營運的Martin Talvari一同參加了TechCrunch 9月時在SF舉辦的Disrupt大會,關於這場大會,我回台灣後有感而發寫了這篇。我也現場與Slush team打了照面,在一同參訪Tesla展示中心的時候,也討論到他們將接著到亞洲各國邀請創業者參加 2013 年 11 月舉辦的 Slush 大會。Martin當時表示將接著到首爾、東京、上海、吉隆坡、新加坡、雅加達。他知道我來自台灣之後,才發現把台北漏了,於是跟我說或許可以來,儘管後來還是沒來(我不認為是台北不值得來,大概是我不夠積極推銷吧)。但我現在覺得真該邀請他來台灣一趟。

另一位要介紹的 Tero 是上次經由法律創業者與EST台灣企業家社群主持人的林德理(Jeffrey)介紹認識的,他也是芬蘭人,我去年邀請他擔任台南一場創業活動的演講者,他也慷慨與會。他跟Miki同樣是一位成功的連續創業家,今年37歲,9歲開始寫程式,是電腦科學碩士,1999年開始進入行動產業,替Nokia作過軍用跟警用的手機設計,以及未來概念機設計(也就是後來的智慧型手機)。他工作九年之後感到人生乏味、欠缺挑戰,於是決定創業,第一個創業就是Scalado,你或許對這名字有印象,就是可以幫你把照片中不想要的亂入人事物移除,使用者只需要用手指選擇並移開就行。這概念與技術太棒,讓他們一飛沖天,過沒多久就被Nokia買走。他可以進Nokia,但他再次選擇創業。但儘管他已經有了創業經驗,五位共同創辦人也都超強,各有專精,但這次創業路卻波折不斷,最後讓五位好友形同陌路,只好拆夥,大部分工程師也都離去。

儘管如此,包括他在內,剩下的兩個創辦人重整局勢,穩住已經與Nokia簽妥的第一份合約,把App重新移植到所有Nokia的功能手機上,透過權利金跟商店收入,成功走上營利之路。現在的他依然飢渴於挑戰,又埋首投入穿戴式運算。這也是為何他時常來台灣的原因。

他歸納芬蘭適合創業的兩大原因:

1. 政府的或政府資助成立的組織大力支持創業。例如「芬蘭創新中心」給了他2.5萬美金處理申請專利跟行銷支出,如果公司沒成功,這筆錢不用還。再者,「芬蘭企業金融組織」給他5萬美金,用在研發跟薪資上,完全不用還。他要做的是把絕佳的產品點子跟商業計畫展示給這些組織看,並且說服這些單位他的團隊值得信任。
2. 完美的創業養分讓人才充足。芬蘭有非常非常好的教育體制,讓每個人都懂得跳出盒子之外思考,並用很實際的方式解決問題,而最重要的是,他認為芬蘭人永不放棄。

如同我先前所說的,我認為 Nokia 給離職員工的慷慨福利其實算不上是重點,即使Nokia只做到基本要求,芬蘭的社會福利已經夠好的了。總人口500萬人的芬蘭現在有2200多人在遊戲業工作,但是失業的人數有25萬人以上,這些都是沈重的現實。在華郵的採訪報導中也提到,芬蘭總理Jyrki Katainen並不打算用削減社會福利來應對經濟問題,而是用積極的鼓勵創業來開源,因為芬蘭有的是底氣,那就是他們對人才的長期培育跟支持。現在芬蘭已經是區域的新創中心,各位都清楚RovioSupercell的成功故事,如今芬蘭有200家以上的遊戲公司聚落,儘管還遠不能回補製造業下滑造成的失業,但每個人都抱持著高度自信跟期望。

芬蘭創業者能夠扛得住Nokia的昔日榮光黯淡,在於對自身的資質、對產業的人才(來自教育)、以及自己參與打造的政府有無比的信心,並擁有絕不放棄的意志力跟瘋狂,這才是重點、這才是硬底子、這才是自己能掌握的,而不是靠資本家的良心。

所以當我第一時間看完BBC這篇報導,就在臉書上下了評論:「即使台灣某家大公司像Nokia裁員後這樣禮遇跟鼓勵員工,也不要奢望台灣就會有SuperCell。」台灣不是沒有經歷過同樣的事情,前幾年乃至於最近的科學園區跟科技大廠放無薪假,就讓很多竹科人跳出舒適圈(儘管可能本來也不怎麼舒適),投入創業。我們有不少類似芬蘭 Startup Foundation(年輕網路創業家組織) 跟Startup Sauna(孵化器) 的單位,但是都沒有真的作得很好,或是做到讓整個網路創業圈團結、能認同。台灣也沒有很好的科技創業媒體,全都是中國的 36kr、虎嗅、ifanr、pingwest 轉來轉去,是我輩媒體人的責任跟恥辱。

這篇文章寫到這裡,已經有點太長了。最後我想說的是,知道台灣資本家沒有Nokia那麼好,夠了,不要花太多精力在怨懟或期待資本家上頭。讓我們把精力放在創造好的環境上,因為我們都是擁有強大創造慾跟改變能力的人,這是我們本來就該做的。

我會讓 Punnode 成為台灣最好的科技媒體,我們明天起就會推出英文版,將台灣創業動態翻譯成英文(譯者是我認識最強的譯者Leonard Chien 錢佳緯,跟我一起在全球之聲努力過的好夥伴),並著手與其他國際科技媒體夥伴合作。我會竭盡全力把這塊漏洞補起來,我的創業者朋友們,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

關於作者


鄭 國威

鄭 國威

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歡迎造訪我的個人 Youtube 頻道:鄭龜煮碗麵

留言討論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